百億國資馳援能拯救蔚來么?

 2019年5月28日,蔚來公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的財務報告,顯示蔚來沒有改變損失,目前損失高達26.46億元。與此同時,收入和交付量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
 
 由于產品研發,自建工廠,自營服務和人力資源支出的聯系,威萊目前每季度耗資超過5億美元。持續虧損,再加上缺乏訂單,使得蔚來的“資本池”幾乎耗盡。而且市場還沒來得及擔心是否維持,魏和亦莊國家投資100億元。
 
 事實上,在此刻,我們缺少資金與困境截然不同,魏來到汽車誕生的大明星,擁有巨大的資金支持。也許剛開始時,李斌想要在中國制造一輛汽車并建造一個特斯拉,但更進一步,我們似乎是為資本運作而生。
 
 巨額虧損持續,交割減半
 
 2018年9月,蔚來在紐約證券交易所完成首次公開募股,成為“第一家在美國上市的電動車企業”。雖然其股價像過山車一樣上漲和下跌,無論其招股說明書還是年度報告中公布的數據,蔚來仍然沒有改變損失的主題,利潤仍然很遙遠。
 
 根據蔚來發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財務報告,其第一季度營收為16.612億元,同比下降52.5%,凈虧損達到26.46億元。2018年,凈虧損96.4億元,比2017年增長92%,三年虧損超過100億元,每輛汽車平均虧損超過80萬元。
 
 除收入大幅下降外,其交付量也明顯下降了近一半。根據財務報告,前三個月ES8的交付量為3,989個單位,高于年初的預期,但是在2018年的最后三個月,威萊交付了7,980個單位。
 
 然而,由于ES8的交付量急劇下降,蔚來的主流車型,蔚來的銷售成本增加,汽車銷售的毛利率在上一季度從3.7%變為-7.2%。反過來,毛利率從上一季度的0.4%上升至13.4%。
 
 此外,3月26日,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無疑使得蔚來的交付更加惡化。新政策明確表示,電動汽車補貼將從2018年的水平平均降低50%,地方補貼將被取消,到2020年補貼將全部撤銷。2019年,新能源汽車補貼將大幅增加減少了,因此消費者在選擇新能源汽車時會變得更加謹慎。
 
 事實上,除了蔚來之外,市場上眾所周知的特斯拉還沒有逃脫大規模生產的困難。例如,特斯拉首席執行官埃隆·穆斯克曾在2018年第一季度末之前提出了每周生產2,500輛特斯拉3型車的小目標,但3型車型僅實現了每周生產2,020輛汽車。
 
 雖然大規模生產和交付產品的實現是汽車制造新力量需要面對的最大考驗,但同時,蔚來的質量問題也正在受到考驗。威力ES8于2018年交付,受到了公眾的一致好評,在系統崩潰和電池壽命損失等頻繁出現問題后被網友稱為“半成品”。
 
 100億元的國家資金隨時準備提供幫助
 
 持續虧損,再加上缺乏訂單,使得蔚來的“資本池”幾乎耗盡。其資產負債表顯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維萊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限制性貨幣資金和短期投資余額為83億元。
 
 根據蔚來 2019年第一季度報告,其研發支出為1078.4億元,同比增長55.4%。Nextev將研發費用的激增歸因于支持開發和測試ES6的設計和專業費用,該開發和測試于2018年12月發布。
 
 根據威萊此前披露的招股說明書,公司自2016年以來共投入研發55.27億元,其中研發人員補償費用占40.6%,平均成本超過49.5萬元。相比之下,長城2017年的人均成本為12.1萬元,而吉利則為11萬元。
 
 第一季度銷售管理費用達到13199億元,同比增長71.5%。此外,根據威萊2018年的財務報告,其銷售成本約占當年總收入的99.6%,比吉利同期79.8%的銷售額高出近20個百分點。
 
 事實上,在許多大城市從魏城到大型城市展廳的汽車,采取了8000萬會議,到七家威中心投入運營,53家網點投入運營,預計到2018年年底,將60-80在電廠投入運行,在400-500輛充電車投入使用,投入巨資,為魏先生“燒錢”所有疑慮。
 
 由于產品研發,自建工廠,自營服務和人力資源支出的聯系,威萊目前每季度耗資超過5億美元。蔚來吸引了他的大資金所有者,市場還沒有時間討論蔚來可以持續兩個季度的80億元人民幣。
 
 5月28日,蔚來在其2019財年第一季度的財務報告中表示,蔚來將在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注冊并成立新的實體“蔚來 China”,并向后者注入特定的業務和資產。這家地方國有投資公司將通過特定公司或其他投資者投資100億元現金,以收購威萊中國的戰略股權。
 
 亦莊國際投資將協助建設“威萊中國”或引入第三方共同打造威萊中國先進制造業基地,即“威萊汽車城”,以生產該公司的第二代平臺模型。雙方正在繼續努力制定最終具有約束力的交易文件。
 
 可以說,在2019年2月通過發行可轉換債券募集7.5億美元后,亦莊國際投資的引入是對蔚來資本流動的最大贖回。
 
 對于資本運營?
 
 事實上,在目前,由于缺乏資金而且廣泛分歧,魏可以說汽車可以說是天生的金鑰匙。2014年11月25日,拉騰騰馬華騰,京東劉強東,山丘張磊,順威(小米)雷軍,汽車之家李翔,李斌組建了一支豪華的創始投資團隊,威萊正式宣布成立。
 
 當時,蔚來成立時大明星云集,數十家知名機構投資。蔚來招股說明書中的優先股顯示,山地資本,順威資本,紅杉資本,喜悅資本,IDG中國和其他風險投資公司都參與了蔚來融資。這也是在大量的資金支持下,李斌有信心說出一句名言 - 資本門檻是200億元人民幣。
 
 也許一開始,李斌易會信想要建造一輛汽車并實現中國的特斯拉,但更進一步的回歸,威越越來越像資本運作而誕生。
 
 隨著蔚來的估值上升,其投資者包括騰訊,百度,jd,紅杉資本,宜居資本,淡馬錫等頂級機構,但對其投資將變得更加謹慎。威萊轎車在國內一級市場上一直難以融資。
 
 加上國內中小型機構無法跟進投資。如果蔚來希望找到其他融資渠道,雖然A股有很多投資者,但在A股上市需要連續三年盈利的情況下,蔚來只能占據第二位。具有最佳概念,最佳主題和最佳資金的納斯達克成為最佳選擇。因此,建立僅4年就急于上市。
 
 截至招股說明書提交時,威萊已經籌集了約24億美元,并計劃在2018年的首次公開招股中籌集18億美元。
 
 然而,蔚來首席財務官謝東英曾表示,蔚來發行的可轉換優先股的利率高于蔚來的預期,但蔚來將不會將可轉換優先股作為未來的主要融資方式,因為我們有很多此外還有融資渠道。擅長資本運作的魏似乎已成為其持續的“燒錢”。
 
 2019年4月,威萊與安徽江淮汽車集團有限公司簽訂ES6制造合作協議。Weilai是維萊與江淮汽車集團于2016年5月簽署的制造合作協議的補充。
 
 根據協議,威萊將根據每月生產的車輛數量向江淮支付生產成本,并在自2008年4月10日ES8開始生產后的前三年內補償江淮的經營虧損。威萊可能會增加一定的投資。江淮生產ES6所需的新設備。
 
 在這種“按需生產”模式中,如果訂單不足,工廠會減產。生產線閑置,但設備仍按時間折舊,人員成本和運營成本每天平均攤銷。根據招股說明書,2010年6月,維萊向江淮支付了約1億元人民幣的賠償金。
 
 5月28日,威萊宣布生產第二輛量產車ES6。而這輛車也被用作魏的生命線。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组选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