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股”暴風集團風光不再:上半年虧2.64億凈資產為負

  磕磕絆絆的暴風集團(300431.SZ)終于發布了2019年半年度報告,不出意外,各項數據全面下滑。

  日前,暴風集團發布的半年報,公司2019年上半年完成運營收入8359.29萬元,同比下降89.44%;凈利潤(即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下同)為-2.64億元,而去年同期為-1.06億元。此外,運營活動發生的現金流量凈額、根本每股收益均大幅下滑,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資產為-2.39億元。假如暴風集團不能改進當前的狀況,導致2019年底的凈資產為負,公司股票則存在被暫停上市的危險。

  僅僅目前暴風集團各項事務萎靡不振,實控人馮鑫也因涉嫌違法被公安機關采納強制措施,無人掌舵的暴風集團如何才干完成自救?

  缺錢的暴風

  分產品或者服務來看,2019年上半年,暴風集團出售產品收入下降95.31%、廣告收入下降59.68%、網絡付費服務下降62.40%。關于以上產品或服務收入的下滑,暴風集團均提及受互聯網職業的整體沖擊,融資渠道受限等原因。

  暴風集團到底有多缺錢?財務數據顯現,2019年上半年,公司運營活動發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349.22萬元,籌資活動發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874.68萬元,只有投資活動發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正,不過僅有494.40萬元。粗略預算就可看出,2019年上半年,暴風集團現金流量凈額為負。

  其實,從7月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發布的兩份履行裁定書就可看出暴風集團的窘境,作為從前的“妖股”,竟然因為沒有可供履行產業而被法院列入失信被履行人名單。

  說回事務自身,暴風集團的TV事務及廣告事務、網絡付費服務的運營狀況并不好。其中暴風智能一向處于虧本狀況。

  本年4月份,有媒體報道稱,因為融資進度問題,多位暴風TV職工表示各自收到了總部正式發出的“遣散”告訴,隊伍宣告閉幕。雖然暴風集團否定,可是質疑仍在,并且長期以來暴風智能的融資問題并沒有解決。

  7月28日,暴風集團在另一份公告中說到,暴風控股將其持有的暴風智能6.748%的股權轉讓給忻沐科技。本來具有優先認購權的暴風集團選擇拋棄。并且因為風迷投資吊銷暴風集團在暴風智能董事會1名董事的提名權,暴風集團因而失去了對暴風智能的實踐控制權,這導致暴風智能不再歸入暴風集團兼并報表范圍。

  TV事務日漸偃旗息鼓,作為廣告事務及增值服務的另一支柱暴風影音的情況又怎么樣呢?

  從當前我國的市場情況來看,經歷過版權大戰之后的視頻網站市場形成了愛奇藝、騰訊視頻、優酷鼎足之勢的局勢,雖然這三家仍處于虧本狀況,可是為了爭搶用戶,仍投入巨資打造自制綜藝、自制影視劇,反觀暴風集團,則口袋空空、有心無力。

  可是沒有內容怎么辦?只能游走于侵權邊際。半年報顯現,暴風集團墮入多起侵權訴訟中,被侵權方包括北京愛奇藝科技有限公司、保利影業投資有限公司、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有限公司、北京紫禁城影業有限責任公司、上海聚力傳媒技術有限公司等多家影視公司或渠道。

  內容不行,暴風集團還試圖改進軟件自身的播映體驗。本年6月份,暴風影音發布了一個全新的極簡版別——暴風影音16.其特點是安裝速度快、內存占用小,并且砍掉了在線視頻,去掉了捆綁和廣告。僅僅在沒有內容支撐的情況下,單純的播映器軟件對用戶到底還有多少吸引力?還能給暴風集團帶來多少收益?

  誰會是救世主?

  暴風影音誕生于2003年,至今已陪伴我國網民走過16年,暴風集團因為這款軟件成功登陸本錢市場,馮鑫的野心也開端顯露出來,妄圖將暴風集團打造成一家互聯網文娛渠道,制作生態帝國。

  2015年5月,上市后的暴風提出全球DT大文娛戰略,并在當年完成了VR、TV、秀場、視頻和文化五大事務的布局。2016年6月,暴風體育成立,并將中超、CBA、德甲等在內的11項具有超高商業價值賽事版的部分版權收入囊中,后來馮鑫還曾試圖收買稻草熊影業,可是因證監會否定而作罷。

  不過這并沒有影響到馮鑫。2016年9月25日,在暴風搖滾嘉年華上,暴風集團CEO馮鑫宣告,暴風將堅持N421的戰略,立足于影音、VR、TV、體育等四大渠道,以DT為核心提高服務功率,優化用戶體驗,盡力打造全新、有趣、不一樣的互聯網文娛。

  可是VR、體育事務在“燒”了很多錢之后,最終走向完結,TV雖被馮鑫視為暴風集團的未來,可是在競賽激烈的電視市場及視頻網站領域,暴風集團遲遲未能獲得融資,再加上自身資金實力偏弱,在市場的競賽中漸漸變得平凡。

  作為一家上市公司的掌舵人,從企業上市的高光時間,到急速下滑,馮鑫在《三年大考,暴風雨中的暴風——馮鑫的內部兩小時長談》中進行過總結:因為團隊零經驗,導致公司最有價值的能力沒有被釋放;對債券融資和股權融資沒有明確的認識;在事務布局上也貪婪。

  不過,還沒等馮鑫的自我糾正發生效果,此前的急功冒進開端連累馮鑫自身和暴風集團。

  此前為了收買MP&Silva Holdings S。 A。(MPS),補全體育事務板塊中的版權,暴風集團子公司暴風投資與光大本錢簽定協作結構協議,約定與光大本錢及其關聯方建立產業并購基金,出資47億元收買MP&Silva Holdings S.A。(MPS)股東手中65%的股權。

  之后,光大本錢、暴風集團與各合伙人簽署了相關協議,成立浸鑫基金,由光大本錢子公司光大浸輝、暴風投資、上海群暢金融服務有限公司擔任GP,光大浸輝擔任履行事務合伙人。

  按照當初的協議,暴風集團和其當家人馮鑫為光大本錢的投資兜底,許諾MPS收買后注入上市公司,而光大本錢又為優先級合伙人兜底,許諾了35億元的差額補足責任。但收買后不到三年,MPS就遭破產清算,暴風集團的境況也早已不復往日,無力實現許諾。

  MPS破產后,相關基金已于本年2月25日到期,無法退出的兩名優先級合伙人要求光大本錢實現35億元差額補足責任。這導致光大證券2018年計提了14億元估計負債及1.21億元的其他資產減值預備,使得凈利潤驟降11.41億元。

  本年5月份,光大浸輝及上海浸鑫以暴風集團和馮鑫不履行回購責任為由將其告上法庭,索賠約7.5億元。此前馮鑫因涉嫌違法被公安機關采納強制措施,據多家媒體報道稱,也與上述收買案有關。

  現在暴風集團已處在山崖邊上,各項財務數據全面下滑,掌舵人被采納強制措施,未來公司將走向何處?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组选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