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地控股被踢出上證50 市值成交額難有起色或成導火索

股價長期低迷、市值偏小、成交額不多是綠地控股此次被踢出局的關鍵。而該公司也從此與“作為投資者價值投資依據”等標簽漸行漸遠

  《投資時報》記者 孟楠

  2勝3平7負,僅積9分。

  2019賽季中超聯賽12輪比賽過后,上海綠地申花足球俱樂部(下稱申花)交出了一份慘淡的成績單。而積分榜倒數第二的名次,也令其成為本賽季降級的熱門球隊之一。

  不過,先于申花降級的卻是其現任金主——上海綠地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綠地控股”,600606.SH)。

  6月3日,上交所發布“關于調整上證50指數樣本股”的公告。根據指數規則,經指數專家委員會審議,上交所與中證指數有限公司決定于2019年6月17日調整上證50指數樣本股。

  繼旗下多家子公司被列為被執行人、江蘇和澳大利亞兩家子公司40天內兩次發生事故事故、鄭州綠地濱湖國際城拖欠1200萬元農民工工資等負面消息后,成為此次被調出的5家上市公司之一無疑是綠地控股短期內遭遇的另一重創。

  這也意味著,上證50指數樣本股僅剩兩家上市房企,分別為被調入長達12年的保利地產(600048.SH),以及與綠地控股在2017年6月12日一同被調入的華夏幸福(600340.SH)。

  據悉,其他4家被調出的上市公司分別為山東黃金(600547.SH)、大秦鐵路(601006)、北京銀行(601169.SH)和三六零(601360.SH)。其中,三六零創紀錄的成為近年來唯一一家調入上證50指數樣本股僅一年即被剔除的上市公司。

  公開資料顯示,上證50指數每半年調整一次樣本股,樣本股調整實施時間分別為每年6月和12月的第二個星期五的下一交易日,每次調整數量一般不超過10%。

  該指數的編制方案是以上證180指數樣本股為樣本空間,挑選上海證券市場上規模大、流動性好且最具代表性的50只股票組成樣本股,綜合反映上海證券市場最具市場影響力的一批龍頭企業的整體表現。

  具體選樣方法為:對樣本空間內的股票按照最近一年總市值、成交金額進行綜合排名,選取排名前50位的股票組成樣本,但市場表現異常并經專家委員會認定不宜作為樣本的股票除外。

  對綠地控股而言,已與作為“投資者價值投資依據”的上述樣本股諸多標簽漸行漸遠。特別是其長期低迷的股價走勢令徘徊在800億元上下的市值始終難有起色。

  Wind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5日,綠地控股6.66元/股收盤價較52周高點下挫19.76%。該公司810億元的最新市值則較其兩年前首次被調入上證50時市值下跌12.48%,并排在本次上證50調整前50只樣本股的倒數第四位,而上證50的同期漲幅為7.95%。

  至于與綠地控股一同調入上證50的華夏幸福,盡管同期跌幅高于前者1個百分點,但其最新889億元市值卻領先3個位次。

  成交額方面,綠地控股成為上證50樣本股期間的總成交額為2427億元,排在全部樣本的第36名。不過,這一數據卻僅為50樣本股平均交易額的56.95%,并在近期加速下滑。

  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5日,該公司近一個月的成交總額為48億元,不僅低于過去24個月均值的5成,更是在全本50只樣本股中排名倒數第二。而市值、成交額雙雙下滑,與綠地控股小股東紛紛按下平倉鍵不無關系。

  Wind公布的綠地控股股東戶數顯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該公司近4個季度的股東戶數分別為16.76萬戶、14.97萬戶、13.97萬戶和13.46萬戶,分別環比下滑10.75%、10.68%、6.68%和3.65%。

  不可否認,綠地控股營收和凈利潤的穩定增長是其在上證50生存2年的保證,2019年一季度上述兩項數據的增速甚至雙雙排在50只樣本股的前15名。該公司近年來的多元化戰略功不可沒,但在除地產主業以外板塊地板級凈利潤率的拖累下,不僅令其盈利能力排在行業末尾,也成為其在諸多行業數據排名的“拖油瓶”。

  令人意外的是,綠地控股并未就此停止多元化擴張的腳步。據悉,該公司日前通過“股權收購+增資擴股”相結合參與貴州藥材混改,而運作一年的綠地白酒也將于近期上市。

  關于“健康產業+白酒”的布局,不禁讓外界聯想到最早提出之一概念、并鼓吹“國酒茅臺喝出健康來”的原茅臺集團董事長袁仁國。

  有業內人士表示,盈利能力與規模不成正比的情況下,綠地控股的債務指標在上證50樣本股中的高危排名或許也是其本次被調出上證50的原因之一。

  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該公司流動負債和長期負債分別為7597億元和2043億元,分別排在50只樣本股的第2位和第6位。而其合計接近萬億的負債也令該公司年初剛剛過萬億的總資產相形見絀。別忘了,該公司上市以來平均89%的資產負債率和平均超過170%的凈負債率。

  鏡頭轉回境遇同樣糟糕的申花。2004年中超聯賽啟動以來,申花共6次瀕臨降級區。其中前5次保住中超席位不是通過更換主教練,就是引入的新外援得以實現。而今年的保級之路也只能依靠上述兩大“錦囊”。

  至于申花的主人綠地控股,現在或也到了徹底變革的時候。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组选六